在城的中央

我才不去说服别人

乱bb

想写文,但没时间。
今天写了俩小时的大灰狼然后很没感觉……
想写小沙子的长篇。
想特别特别认真地写小沙子和大灰狼。

还有那篇卡h的唐尼……

还想写唐璜、高素、小作家。

还有别的电影。

特别想写一个纯贝杰(我能说这是我内心真正站的cp么)

想得挺美23333

只能等十一了。
每天在被窝里特别激动地想魔鬼和英雄的剧情,第二天忘得一干二净。由于剧情改了准备删了前两章重写…(我有点儿控剧情…吧)

想起以前写瓶邪的日子,号称正剧悬疑风的万字小说就写了两章就坑了。那剧情整得花里胡哨的,还好没人看QAQ

写的火影同人坑了。另一个cp文也坑了。

所以:

我爱娇妮。我爱桑德兹。


喜欢墨西哥之子的桑德兹,看了好几遍。
他是个又矛盾又强大又极端的人。
我估计他眼瞎了很容易被人搞吧。虽然他双商高到爆可以自保一段时间。

女装的吐槽/花式吹普/乱写/一吹顶十黑/唠嗑

其实在以前…我一直很雷同人和bl文里的女装……看过一些男神的女装恶搞(本尼什么的2333简直噩梦)看了无一不觉得辣眼,太扯淡了成年男性不可能特别伪,尤其是那些直男大老爷们儿们。
然后网上化着厚厚妆的伪娘up主(往往去妆颜值下线…)抱歉虽然好看特别像女生但也不是我的菜……
……………………
……………………
直到我看了龙虎少年队里汉森大大的女装……
真,的,是,毫,无,违,和,感
当时我就吓尿了……
这他妈完全就是个女人呀!!!
最棒的是他完全没有那种“我很美我知道我在努力表现这点我也很软很娘”的鬼气质(吐槽啦抱歉伪娘爱好者我知道你们不会看见这个)他就还是那直直的,直男萌的那种。看一个po主发的传记图片上说某某某评价“约翰尼德普的女装让直男们怀疑人生”(大概是这样吧记不清了)


然后就是伪娘BonBon……第一个妆其实就是结合了雌性和雄性两种气质,有点儿辣眼(胡子以及男性荷尔蒙)但是又让人移不开眼。很gay(哈哈哈好像我自打脸了这也是浓浓的“我知道我很美”气质)但是你得承认德普就是他妈的如此不同……嗯,(bu)可能是因为我粉丝滤镜。等等我明白了,是电影的意境让他的女装在那个环境下如此和谐,甚至是点睛之笔。所以我认为行为艺术根本上是可遇不可求的,我不喜欢自称行为艺术家的人,原因就在于当你承认了一个头衔,那么你离它至少远了十米。至少对于艺术类的头衔来说。

生活中我爱过的人无论男女无一例外都是用他们真实中激起了我的遐想和比喻的美,打动了我。有些人我只和他们说过几句话甚至完全不在我的交际圈,但是他们对我来说却是一个完整的概念。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好奇各位普粉是怎么去爱上一个人的。(不要太八卦)(但是真的很想知道!)

然后是唐璜,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
(简直要背台词的那种喜欢,但是由于德普敬业的西班牙口音我放弃了……我不喜欢自己的语流也不想读着背。)
唐璜里的女装就只是为了蒙混侍卫,虽然很美但是裹那么严没有女性线条,我认为他的女装在这里是无性别的美,像动物一样只有原始欲望的单纯眼晴让我沦陷。

他演出了我心中完美的爱。

看过歌剧唐璜之后我认为电影的唐璜还是改了挺多的
,歌剧的唐璜当然颜不如我普,但是音乐、舞蹈和台词都更加有张力,更接近原本的唐璜。性爱、贪欲和自我。安利一下。

德普的唐璜更加偏重情和爱,他把色升华成艺术,把女人变成幻想,从生活中抽象出艺术,靠艺术具象化生活。
我认为德普本人对待情爱也有点像他饰演的唐璜,但生活总是被细节打败,声誉不会记录情感里的真实和痛苦,他被一切“公正的事实”所曲解,而基本上人也是不会维持逝去的情感的重量,人本身也是爱情创造者和毁灭者,我自己也是个修正主义,今天的情绪大于昨天的泪水,忘记的东西等于不存在。没办法的事。但是我理解一个人喜欢一个人往往是靠他一句话,一个行为中的内在逻辑或者美感,有时候我确信他就在我身边了,如此真实和完整,但是理智上我也知道这不可能。


好像跑题了……

反正最终我就愉快的接受了女装可以不被认出来的设定XD并且还写了杰克船长的女装。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天天意淫我普穿女装被搞。

PS:看过佩佩的几张女装,也挺美可以乱真但是我对他不了解。至于双面劳伦斯小雀斑什么的……好啦我知道都是男神,但是平心而论还是一眼能看出是男的。

PPS:德普演的艾德伍德(怎么老想写成伍迪艾伦)女装有些镜头真的是惊艳,男装更是无一例外的美到死。但是电影比较平淡,人物性格太接近真实。所以对内心的震感不大。应该是我不了解电影行业和这个人所致。


PPPS:胡说了这么多就是来求评论求吐槽的。(我真不要脸)

【墨西哥往事同人】七夕(?)番外 《你、我和那些“她们”》

写给桑德兹的粉儿们、翻文圈俩大神和@裹着小侦探的小被子 

我还有三个坑没填TAT

和《魔鬼和英雄》那篇有关联,里面也有一些暗示。也许吧,目前是准备写进正文里的,以及洛伦佐和桑德兹比赛的内容。

{大概是我心中真正的桑德兹吧…虽然我这垃圾文笔并不能写出来,但是根据电影,我觉得外网上的Sands还是有些偏性格外显了,我本人认为他是更加强和复杂一些的,类似同人文《墨西哥之子》里面的桑德兹……当然那些脆弱的桑德兹也很性感。}
以及我偷懒地省略了卡罗琳娜和艾尔的那一段过往,鉴于大家都看过了🙈


题目:
你、我和那些“她们”


艾尔没有费多那般对酒精的热爱,他不喜欢弹琴的时候手指发僵。但是不得不承认,酒精让他本来就敏感的神经变得像琴弦一样。他完全丧失了用理智思考的能力,他像曼谷街头的流浪汉那样期待着一股热风钻进被烧成浆糊的脑袋,然后再来一瓶威士忌。

天呐,那个人的头巾,艾尔敢保证,和他和卡罗琳娜购买的沙发罩上的条纹一个样。

一切都变得不确定和液体化,除了桑德兹像只鹦鹉一样聒噪个不停。

这个人的每一句连同他本身,都远远超出艾尔的理解和忍受范围。

“现在,我把这枚金币放在这个杯子下,你要做的就是在我移动它的时候盯紧它,就像盯住你女儿的贞操那样,神保佑你的女儿。”
艾尔的余光捕捉到桑德兹带着荒谬自信的嘴角。他的手假装成娴熟的样子,把那枚金币叩在酒杯下。

他乐于假装成正常人,带着病态的模仿总能让他的表演入木三分,而艾尔惊诧于世界上竟然有那么多瞎子看不出来这个。

“如果我赢了,你知道当我说如果。”
艾尔确信这是关于桑德兹自大的陈述而非嘲讽。
“那么你来付这杯酒的钱,Mr.My Pleasure*。”那探员这么说,仿佛确信酒保会接受这个。

/如果我是酒保,我不会和他玩儿这个。/倒不是说艾尔有多确信桑德兹会赢,他只是明白桑德兹永远是掌控输赢的那个人。如果他输了,艾尔想起洛伦佐和桑德兹幼稚的比赛*,他会用无赖的方式扭曲规则,确保自己是天平向下倾斜的那一侧。

现在桑德兹已经开始交替地移动三个杯子,艾尔认为自己已经对桑德兹千奇百怪的小把戏感到厌倦,事实证明即便是知道结果他也无法抑制窥视这一幕的好奇,毕竟那过程总是桑德兹式的。而艾尔·马里奥齐乐于看到这个。

酒保陷入了这个游戏中,他发红的手指放在粗糙的下巴上,他认为这就像中奖。看上去很容易不是吗?毕竟你从一开始就有三分之一赢的概率。

/不不,你的胜率也许是千分之一,中奖永远只会登在报纸上。/艾尔开始认为这很有趣,他几乎在猜测那个人的想法了,他不认为自己像桑德兹说的那样是个“脑子里只有吉他和过往的蠢驴”。好吧,至少在此刻。

他盯住桑德兹纤细的手指,它们在玻璃杯上摩挲,然后轻快的敲击,像在钢琴上跳舞那样。他抬头假装看了一眼酒保,开始飞快地移动杯子。

艾尔不由地像酒保那样全神贯注地盯紧探员的手,另一方面他又感到一种置身事外的可笑。/为什么我要这么干,我可没金币赢。/

过程出奇地快,尽管桑德兹像个飞碟那般动作迅速,但艾尔仍然确信自己找到了装金币的那个。

/第二个,我敢说是的。/艾尔这么想,他隐隐期待自己猜对,但是又笃定地认为在探员面前不存在他自己以外的“正确”。

酒保显然没有艾尔那般确定,他又开始思考,从他放在下巴上的手指可以看出。而桑德兹仿佛已经从游戏的快乐中脱离,他皱起眉头明显地表示不耐,然后他夸张地看了一眼腕表。

/愚蠢至极的东西,他难道爱时刻提醒自己是个瞎子吗?/艾尔对于这块腕表高的离奇的欺骗成功率和价格感到忿恨。

“第,第二个。没错。”酒保以一种期待又傲慢的表情回视桑德兹,而艾尔在他选了和自己一样的答案后感到绝望。

“哇哦。”桑德兹失去了表演的欲望,仿佛毫不意外。他直接抬起第二个酒杯,显然那下面什么都没有,除了艾尔两个人的愚蠢和不可置信。

酒保瞪大眼睛,企图争辩,他翻开剩下的两个杯子,以为会发现狡猾的年轻人作弊的证据,可是金币安静地躺着第一个的庇护下。

“意外吗?关于你看走眼的事实。你知道,女孩儿们总是比你想象的要狡猾。”桑德兹说。

艾尔以为桑德兹会吐出一连串刻薄的话,就像他平时对自己的那样,但是他仿佛永远无法去预测他,他只是接受了酒保的耸肩和斟酒,然后扭过头安静地喝这一杯。

蓝色的灯光打在探员的脸上,艾尔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被酒精泡过的脑子依然天赋异禀——他发现桑德兹探员的嘴巴很小而且微微上翘,像个花瓣或者别的什么。

这个比喻有点儿可笑,但确是这么回事。他继续观察他,可能是有生以来头一次和最后一次——盯着一个男人评判他的五官。

他的目光扫过桑德兹探员的鼻梁,高挺但是依然秀气小巧,他侧过脸时投下一小片阴影在脸颊上。

/另一种美,不同于卡罗琳娜那种柔和的,他像是一个矛盾体。/艾尔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么想有多奇怪,特别是当他们终于不再那么陌生和敌对之后,于是他试着说些什么。

“嘿,Sands,那把戏真的不错。”艾尔说完,那残留的尴尬感却依然没有消退,他拿起酒杯,掩饰性地喝了一口。

而桑德兹好像面对艾尔永远有更多的恶毒,他转过头对着艾尔露出一个堪称甜美的笑容,然后语气夸张得仿佛自己在用对待儿童那样一百万倍的耐心解释世界,“我不知道!艾尔,你想让我费口舌去给你解释为什么,但是只给我一句“伟大”的马里奥齐诱人的'不错'来交换这个。棒极了艾尔,我没想到你喝过酒后就变成一个华尔街的交易大师。”

艾尔在被酒精和桑德兹话里的事实击中之后显然失去了大部分回击他的欲望,他捏着酒杯自嘲地笑笑,抬起头说,“你想听什么?”

“哦,在该死的情人节?我没有一个十三岁少女的兴趣去听你数不过来的情史。”桑德兹耸耸肩,他仿佛长了眼一样把身后的转椅拉过来,坐在了那上面。这表明他似乎对这个交易还算满意,在所有这一切之后他依然对秘密保持一种灵敏的嗅觉和欲望。

“但是。”他喝了一口赢来的红酒,“鉴于你是一个除了女人和音乐之外一无所长的蠢驴脑子,”桑德兹露出微笑等待着,仿佛确信艾尔会在这句讽刺中失控,然后他听到了艾尔手指抓紧杯子的声音——他今晚所有的乐趣来源,继续说道,“我愿意听伟大的马里奥齐和他亲爱的卡罗琳娜的故事。”

艾尔看着探员坐在他面前像猫一样等待着,用一切掩饰他天性里的好奇。

他奇异地没有感到怒火继续蔓延,他的思维之弦拨过卡罗琳娜存在的地方,惊奇地发现它们在今晚是静止的,像一个湖。

他决定告诉桑德兹。

————
“这就是全部。”
艾尔结束了他的陈述,但是在酒精的作用下他自己对回忆本身的反应变得陌生,他不再陷入悲伤,往事像微风一样拂过,他感到舒适和温暖。

“完美的陈述,我几乎都要忘了打瞌睡。”桑德兹用一种懒洋洋的语调回答艾尔。他的手指在吧台上轻微地敲击着,凭经验和直觉两样,艾尔不认为桑德兹是个有过多小动作的人,但他依然对那手指下的乐感和美感感到着迷。

而艾尔不去想他话里的赞赏或是嘲讽(有时候他甚至认为这两者往往相伴相随),他说,“该你了。”

“关于那个金币?这十分简单——”

“不,”艾尔打断他,“关于这个。”他把手放在桑德兹的手指上,像一个心惊胆战而又异常勇敢的少年。他抬头看着探员,当他感受到桑德兹的僵硬和一瞬间的无措之后他微笑了。

“滚开。”桑德兹缩回被攥住的手指,像是被吓了一跳的声音颤抖,但是却缺乏恼怒。

那探员不理会艾尔,自顾自抽了一根烟,在艾尔以为他搞砸了的时候却又开口说道,“我几乎要对你有那么一丁点意外了,艾尔。我不知道,逻辑?或者你该死的直觉?但是你猜对了,我不介意告诉你,也许只是今晚在被这么多威士忌搅乱了脑子的时候。”

“我的确,我是说,我和她。有这么一个人。”
桑德兹沙哑的声音头一次说出这么没头绪的语言,即便是在他骂人的时候他理智的一面仍然能从那幽默感和关联性中有所体现。

不过这只是一会的事,很快他找到了自己,开始镇定而又简单的陈述。

“我确定这不是除了应激创伤之外的东西,关于重复地弹这段钢琴曲,我很少再这样了,我几乎能够完全控制好它,只是有时候喝醉了,我想我没有办法做到。”

“该死的,我还要告诉你我那屎一样操蛋的童年。”

艾尔确信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我十八岁之前住在弗吉尼亚州,但是你别指望这是真的。*我的妈妈逼迫我弹钢琴,不过她在我七岁时就被极端右yi分子给杀了。我的,爸爸,认为这是我的错,他爱那个女人,但是完全认为我是个凶手。你知道,从某种角度上说,我的确造成了她的死亡,他通过酗酒助长他逃避现实的懦弱和对我的虐待。”
桑德兹停下来,艾尔盯着他,但他只是喝了一口威士忌,十分平静地继续说下去,“不过,我的确从他身上继承了一部分,关于创造性体育精神,他很少鞭打我或者是别的殴打,他是个了不起的变态。他知道鞭打对我效果甚微。
“他会悄无声息地离开家一段时间,带走一切钱财和食物,留下饿成疯狗的我和停电的晚上,当我游荡在街上找不到一丁点吃的东西,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想他乞求原谅。独具创意。
“但是我一直等着他回来。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桑德兹把头低下去,手在桌子上焦灼的摸索,艾尔几乎认为那是在传达某种负面情绪了。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也是让我遇到我的女孩儿的那段时间。”

“他把我锁在其中一个洗手间里,一个月,没有灯光,我们没有任何交谈和碰触,在我睡着的时候他给我送进来食物,如果我企图逃走或者吼叫他就会冲进来打我。”桑德兹用水一样平静的声音叙述。

艾尔听着,对这种折磨感到不可思议和恶心。

“我甚至质疑过我的存在,我背会了各种日需品的每一份说明书,用来打发时间和保持平衡。”

“在一个晚上,我像平常一样凝视窗外的灯光,那里站着一个背着小提琴的女孩,她留着长发,美得像个天使。我奋力地朝她招手,我不敢说话,像一个傻子那样对她微笑。”桑德兹,在艾尔没注意的时刻站了起来,酒吧里的人还是那么多,但是他见鬼的忽视了,探员把身体靠在吧台下面,头像后仰着坐在了地上。

“幸运的是,她发现了我,她认为我是个哑巴,我让她这么认为,这有助于我的安全。”

“我渴望交谈,我找到一根妈妈的眼线笔,在白天把话写在卫生纸上。”

“我伪装成一个需要音乐和关怀的弱智儿,通过我的书写。并且暗示了我只在晚上出现,一切合法。这样她不会像个傻瓜找上门造成我更加悲惨的结局。”

“由于我害怕她的回应被爸爸听到,我让她给我演奏音乐。”

“你知道,那些舒缓的、愚蠢的、动人的。”

“在月光下、灯光下和雨下。我看着她演奏。”

“而她不知道我对每一位作曲家、每一个乐曲的名字、每一章的乐谱都了然。我总是坐着水池里静静地等待,我的手开始演奏她拉过的曲子,每一分钟每一刻。每一天都是无意义,除了音乐响起的那一刻。”

“不可思议对吗?但是她的确是我勇气的来源。我想她爱上了我,她开始拉悲伤的音乐,有时候是她的心情,但更多是对我的不满。

“我写下来拒绝出门的话,谎称我是一个有腿疾的人。

“她生气了,也许很可笑,我们之间一切都是非言语的,连吵架都只是她用帕格尼尼的曲子来表达愤怒。

“在帕格尼尼之后她消失了,我又陷入了一个人的监狱。我设法保持平衡,但是满脑子都是那女孩、那音乐。我把乐谱写满了卫生纸,用完那只可怜的眼线笔。我甚至把水灌满浴缸,就像我父亲所暗示和期待的那样,企图杀死自己。

“但是在某天我听到了敲门声,我听到了她和他对话,他颇有技巧地套出了一切,我听着他揭穿我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我开始变得僵硬、无法呼吸。

“我听着女孩带着哭声的反驳,反驳关于弱智儿和残疾人的那些谎言,我渴望见到她,拥抱她,吻她。如果我敲门朝她求救,也许我能见她一次,可是一切都会结束,无论是音乐还是——爱情。我走到了门口,而我的父亲,那个和我拥有异常感应的变态,他擅长创造地狱——他打开了门。”

桑德兹的陈述到这里就结束了。他点燃另一支烟,懊恼地说,“去你的,我几乎要为自己哭泣了。”

艾尔听着这段不同寻常的感情,他渴望知道那之后如何,但是出于另一种原因他不愿听这个人冷静地说出结局。

“这很,浪漫。”艾尔不自在地接到,仍然有一点希望桑德兹继续这个故事。

“浪漫?”桑德兹发出一声嗤笑,在艾尔听来那是一种无力的自嘲。

“她再未出现过。而我在十八岁杀死了我的父亲,用一种法律之外的方式,但是我也向他屈服了。我被迫承认是我杀死了妈妈,尽管这不是事实。

“我从那个洗手间走出来,从此离开了任何关于爱情和音乐的地方。”

艾尔有些后悔要求探员讲述,他的心肠拒绝苦涩的故事,尽管这种故事在桑德兹身上可能还有一百个。

“你知道吗,我以为你会是那种——像洛伦佐一样把爱情和一夜情常常搞混的人。”艾尔企图把谈话带向轻松的地方。

桑德兹轻笑一声,“完全相反,我擅长杀死自己,在无数遍的回忆中修正概念,我不认为那是普遍意义的爱情,我承认它是我曾经以为的,爱情。但是我通过心理学那一套狗屎消除了这个感觉和创伤——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它们就是这么有效。

“人总是比猪排的做法要复杂,当然,也难以调味。”桑德兹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准确无误地扔在了吧台上。

艾尔忍不住大笑,但是他忘了自己嘴里还有一口威士忌,这令他措不及防地被呛住了,满脸通红地咳嗽。而桑德兹听到艾尔的窘境,脸上露出一个小小的笑窝,灯光变成粉红色打在他的身上,他站起来,身体在酒精的作用下晃动着,消瘦的腰肢被黑色的衣服勾勒出完美线条,而那臀部竟然不合常理的十分挺翘。艾尔惊人的神经竟然想到了一个带糖味儿的青春期女孩儿。这太荒谬了。

但是艾尔几乎确信桑德兹是乐观的,在任何处境下他用残酷的自制力去应对一切,有条不紊得令艾尔敬佩。有时候他几乎是颤抖的、崩溃的、被自己招惹的一大堆祸端搞得几乎死掉,但是他却不会一直是。

他是个矛盾,一个离不开枪的混蛋,时刻都在灼烧着、损耗着自己,但是该死的令人着迷。艾尔微笑着点了一杯龙舌兰。

而桑德兹朝酒保笑着接过杯子,十分自觉地认为那是他应得的。他慢悠悠地喝完那杯酒,晃动的身体缓缓靠近艾尔,龙舌兰的清香和他身上的烟草味混合成一股独特而又锐利的气味,在空气中漂浮着化作他露出轻蔑的恶毒和毫无缘由的自大的前兆,他在他耳边轻轻说,“你知道吗,艾尔,我很久没有即兴编过这样有影响力的故事了,我很高兴你的判断力依然像一块砖头,只能把你和你还算不赖的直觉砸成一个弱智。如果你了解一丁点儿古典音乐,你会知道我弹的是什么。”


说完他大笑着走出酒吧。


疑惑和愤怒在艾尔杯中旋转,他盯住杯子里的漩涡,里面是一枚金币,但是他太过愤怒以至于只是把杯子砸碎在墙上而不是拿起金币,如果他这么做了,就会发现它虚假的分量和闪亮得夺目的外表,就像一个矛盾,就像桑德兹。

讀 余光中《哀中文之式微》

很久以前在贴吧看过余老这篇。

甚麼奶球啊:


這篇文章基本上把這一代人的文字上所犯的錯誤都指出來了。不過很多時候不經意犯下的錯誤習慣了之後就不會覺得有問題,文中所說的我有時候不經不覺中也會犯。


無論是中國內地還是香港或台灣,教育制度上的弊病一直存在且難以改善。單以香港為例,甚麼都教,甚麼都需要學,到頭來甚麼都不會;英文和中文、文言文和白話文,為求及格用盡所有方法,最後無論哪樣都沒學好,都只是「半桶水」。現在很多香港人的英文比中文好多了,可能是因為文中所說的「人人都幻覺自己『本来就會』」,可惜幻覺只是幻覺而已。中文字的運用可比單純的表情達意,或者準確而言——只是讓對方明白自己在說甚麼,複雜多了。


我老師曾經說過,中華文化可以傳承幾千年,還是得歸功於中文字一直沒有太大的變化;因為中文不像英文,英文是靠讀音拼出來的,而語言隨著時間的推移會不停地轉變。但是自從我們的規範語言從文言文變成白話文,讓大部分人理解古文已經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了。不知道多年以後,將來的人看我們現在的文字,會否又如現在的我們看文言文般不知所云?


還有一個問題,是撇除那些壓根兒不重視中文的人,即使是某些寫手們,也總會或有意或無意地模仿翻譯腔或新文化運動期間的文字。並不是說魯迅、胡適等人文筆不好,而是當時他們還處於一個摸索階段,我們現在再模仿那時候的文字,難道不是一種退化的返祖現象麼?
不知從何時起,出現了看不懂就等於高深的(偽)文藝思想。模仿英文語法寫出來的中文語句、文言和白話胡亂夾雜的文章、一句里運用過多的「大詞彙」(big words)、過多的形容詞向讀者砸來......這樣確實與一般的文章不一樣,看起來高深莫測,但實際上只會令讀者覺得很累。如果寫作的前提不是為了讓讀者看懂,我不知道發佈出來還有甚麼意義。




     余光中《哀中文之式微》



「关于李商隐的锦瑟这一首诗,不同的学者们是具有着很不相同的理解方式。」「陆游的作品里存在着极高度的爱国主义的精神。」类此的赘文冗句,在今日大学生的笔下,早已见惯。简单明了的中文,似乎已经失传。上文的两句话,原可分别写做:「李商隐锦瑟一诗,众说纷坛。」「陆游的作品富于爱国精神。」中文式微的结果,是舍简就繁,舍平易而就艰拗。例如上引两句,便是一面滥用大而无当的名词(理解方式、高度、爱国主义),一面乱使浮而不实的动词(是具有着、存在着)。毛病当然不止这些,此地不拟赘述。


 


日常我所接触的大学生,以中文、外文两系最多。照说文学系的学生,语文表达的能力应无问题,而笔下的中文竟然如此,实在令人担忧。我教翻译多年,往往,面对英文中译的练习,表面上是在批改翻译,实际上主要是在批改作文。把「我的手已经丧失了它们的灵活性」改成「我的两手都不灵了」,不是在改翻译,而是在改中文,翻译如此,他如报告、习作、论文等等,也好不了许多。香港的大学生如此,台湾的大学生也好得有限。


 


此地所谓的中文程度,卑之无甚高论,不是指国学的认识或是文学的鉴赏,而是泛指用现代的白话文来表情达意的能力。然则,中文何以日渐低落呢?


 


现代的教育制度当然是一大原因。古人读书,经史子集,固亦浩如烟海,但究其范围,要亦不出人文学科,无论如何,总和语文息息相关。现代的中学生,除了文史之外,英文、数学、理化、生物等等,样样要读,「于学无所不窥」,俨然像个小小博士。要我现在回头去考大学,我是无论如何也考不取的。中学课程之繁,压力之大,逼得学生日与英文、数学周旋,不得不将国文贬于次要地位。所谓国文也者,人人都幻觉自己「本来就会」,有恃无恐,就算临考要抱佛脚,也是「自给自足」,无须担心。


 


文言和白话对立,更增加中文的困难。古之学者,读的是文言,写的也是文言,尽管口头所说与笔下所书大不相同,形成了一种病态,可是读书作文只要对付一种文体,毕竟单纯。今之学者,国文课本,读的大半是文言,日常写的却是白话,学用无法一致,结果是文言没有读通,白话也没能写好。两短相加,往往形成一种文白夹杂的拗体。文白夹杂,也是一种不通,至少是不纯。同时,国文课本所用的白话文作品,往往选自五四或30年代的名家,那种白话文体大半未脱早期的生涩和稚拙,尤其浅白直露者,只是一种滥用虚字的「儿化语」罢了。中学生读的国文,一面是古色斑斓的文言,另一面却是「我是多么地爱好着那春季里的花儿」一类的嫩俚腔,笔下如何纯得起来?


 


不纯的中文,在文白夹杂的大难之外,更面临西化的浩劫。西化的原因有二,一为直接,一为间接,其间的界限已难于划分。直接的原因,是读英文。英文愈读愈多,中文愈读愈少,表现的方式甚至思考的方式,都不兔渐受英文意识的侵略。这一点,在高级知识分子之间,最为显著。「给一个演讲」,「谢谢你们的来」,是现成的例子,至于间接的影响,则早已弥漫学府、文坛与大众传播的媒介,成为一种文化空气了。生硬的翻译,新文艺腔的创作,买办的公文体,高等华人的谈吐,西化的学术论著,这一切,全是间接西化的功臣。流风所及,纯正简洁的中文语法眼看就要慢慢失传了。三五年之后,诸如「他是一位长期的素食主义的奉行者」的语法必成为定格,恐怕没有人再说「他吃长素」了。而「当被询及其是否竞逐下届总统,福特微笑和不作答」也必然取代「记者问福持是否竞选下届总统,他笑而不答」。


 


教育制度是有形的,大众传播对社会教育或「反教育」的作用,却是无形的。中文程度低落,跟大众传播的方式有密切的关系。古人可以三年目不窥园,今人却不能三天不读报纸不看电视。先说报纸。报纸逐日出版,分秒必争的新闻,尤其是必须从速处理的外电译稿,在文字上自然无暇仔细推敲。社论和专栏,要配合时事近闻,往往也是急就之章。任公办报,是为了书生论政,志士匡时,文字是不会差的。今人办报,很少有那样的抱负。进入工业社会之后,更见广告挂帅,把新闻挤向一隅,至于文化,则已沦为游艺杂耍。报上常见的「翻译体」,往往是文言词汇西化语法组成的一种混血文体,不但行之于译文,而且传染了社论及一般文章。「来自四十五个国家的一百多位代表们以及观察员们,参加了此一为期一周的国际性会议,就有关于成人教育的若干重要问题,从事一连串的讨论。」一般读者天天看这样的中文,习以为常,怎能不受感染呢?


 


自从电视流行以来,大众和外面的接触,不再限于报纸。读者变成了观众或者「观听众」,和文字的接触,更疏远了一层。以前是「读新闻」,现在只要「听」新闻甚至「看」新闻,就够了。古人要面对文字,才能享受小说或传奇之趣,今人只须面对电视,故事自然会展现眼底,文字不再为功。荧光幕上的文字本不高明,何况转瞬已逝,也不暇细究了。「消息端从媒介来」,麦克鲁恒说得一点也不错。我曾和自己的女儿说笑:「男朋友不准打电话来,只准写情书。至少,爸爸可以看看他的中文通不通。」


 


戏言自归戏言。如果教育制度和大众传播的方式任其发展,中文的式微是永无止境,万劫难复的。




【萨杰】 黑色的你 The black you


【萨杰】黑色的你 The black you (肮脏罗曼史 番外)
注意⚠️短短短 
说是番外其实和之前完结的正文没有一丁点关系(捂脸)

换一个麻雀之外的比喻
文风突变
唐璜版老萨
萨拉查回忆录
大量女孩涌入预警
蜜汁幻想
要是我写出翻译风了请务必抽我
翻以前的文发现自己承诺小天使 @咪路咪路  写个番外,结果俩月了我完全忘记了此事

一句话简介:
他用恨重塑自己,却又被时光一遍遍消解。
—————————

黑色的你 The black you



在那被火烧焦的海里他变成一具真正的尸体。


年轻时他把无数个夜晚给浪费了,去闻那种种香气。在紫罗兰的浓郁中沉睡;在玫瑰的芬芳里浅眠;在栀子的幽暗中呢喃。他最爱用面颊靠近她们倾颓中显露出衰败的颈子,也爱把唇贴近了去吻那丰腴如花蜜的山峦。他曾嗅着,吻着,浇灌着,爱着。他曾念着贡戈拉的诗,在每一缕香的深处,祷告着。

他最初的女孩像一朵早开的月季,死在他十五岁的回忆里。他记得她在他怀中如云雾般轻薄,让他喷涌的爱欲在令人悲伤的夜晚里无处安放。她的手缠上他的,他们趁月色亲吻,比一对夏虫更加短暂。

他的血和她的死一起凉透,在秋天里变成永远带凉意的黄昏,在春天里变成永远下着雨的早晨。

回忆让他拾起了嗅觉,加勒比海腥咸的海风中那幽香似是飘来,他听见那只只剩骨架的海鸟假装歌唱,他听见不人不鬼的船员假装在赌博中把这一切忘却,他嗤笑,他从不忘却。
“忘却”在漫长的回忆里岌岌可危。

他心里黑色的影子沿着海风和他的幻觉飘上指尖,他看着它,灼烧它,悲哀地,企图忘却他。


“却是个浪子,好似个情人。”

在他流连几月的海滨小镇,卖花的女郎拒绝了他,又吻了他。他的三十二岁,父亲的血凉过几度,他的剑上却总热着。

有时候在女人的怀抱里他想起那个离家的夜晚,他母亲的短笛,安吉莉卡的亲吻,一切细如丝的物件被他抛却。午夜的暴雨把他打湿,他走了两天,凭着高烧下惊人的毅力和他父亲带锈的勋章当上了水手,而那之后脆弱的眼泪和多情的少年就仿佛远入了不曾靠过的海岸,远如记忆里一个灯塔凭回忆凝视。

任何重的感情总是牵着他像盲人般踏上命运之刑。

他复仇,把自己磨成一把刀插进别人的胸口。他把勋章和职称叠了又叠,却也赶不上他那难以寻查的快感。

直到他遇上了那个人。

那男孩儿,黑色的蝴蝶。在桅杆上漫步,在支索上游荡,像一个噩梦从甲板上走过。对他一笑。

那狂妄的身影在雷雨里,在风暴里,更多时候在他从未涉足的他的过往里,他眼睁睁看着他化作一只黑色的蝴蝶,随那一切花儿的香气,逝去了。

他躺着,有时候站着,但他觉得自己永远躺着,他是恨的容器,却更是无聊的筛子。


一阵细雨像幽灵般飘来,落在他残破的脸上。他把它抚去,像是擦去一种幻想。

“我要找到你。”

他发誓,他承诺,就像多年前抱着她凋零的身体——他落泪,他哭喊。






Fin.
———————————

我普喜欢《芬尼根的守灵夜》呀,还有《在路上》
他写一些东西,说过最想尝试的职业是作家
看过那个普子去大学什么工作室的座谈
他说话虽然不快,但是真的很有亮点
那个访谈应该是我看过他所有访谈里最喜欢的了
一个词问答 那里机智值max
“如果有上帝,你希望他见到你后说得第一句话(一个词)是什么?”
普子说:“Wow.”

如果写书我觉得他可能会写出凯鲁亚克风格
或者约翰尼德普风格

他身上我爱的东西:

对自由这个概念的探索

他说他不喜欢自己

吉他水平

画画风格

口音自由切换的语言天赋(还会说些法语)

有时候像杰克那样,先做,再用思维去追溯解释刚才的自己

脑海里闪现的画面(是他理解角色的途径之一)

暴强的模仿能力(可能好莱坞好多演员都有?)

爱过很多人(谈恋爱老使劲儿了)

把女朋友名字纹自己身上

承认自己

喜欢《芬尼根的守灵夜》

气质百变

在自己的职业之外的约翰尼德普反而更让我喜欢(让我想起兰波说的“诗人就是生活在别处”)

有勇气和胆量创造与剧本不完全相符的角色特征(一般的演员可不会像他这么做)

砸过酒店

颜值高,他的脸直接连通了他内心的一隅,矛盾中的美感,独一无二。高颜值持续时间应该是我所知道的好莱坞男明星里最长的了

创造一个概念,叫 约翰尼德普

另外:谁有以上任何特点之一请联系我

【忠奸人】同人 红与黑 上
cp:黑桑尼 x 唐尼
写着写着就变合奸了…(´-`).。oO
性格和电影里的黑桑尼有出入(不就是说你OOC了么…)
偏向wiki上的黑桑尼对唐尼的感觉(真的吗)
困了明天再开车
本章:R级
下章NC-17
不要脸求评论
普粉请再爱我一次TVT

写着写着把唐尼写成了沙子

【萨杰】【贝杰】他是狼 第一章
真·萨杰 回忆里的贝杰
猎人!阿曼多·萨拉查 x 大灰狼!杰克·斯派洛
魔镜!卡特勒·贝克特 x 大灰狼!杰克·斯派洛
吸血鬼!卡特勒 提及
魔法黑森林/小红帽AU
是的我又来开(la)新(yan)文(jing)了
作者是奇葩 没什么逻辑
玛丽小公举出没 可能有黑珍珠…吧
为了pwp而剧情
脑洞略大
NC-17 爱好者

记梗记cp 持续更 谁来解我想日约翰尼德普的毒TAT

1、千钧一发/Nick of Time
劫匪Smith x 小会计Gene

这对搜遍全网也就一篇……难道没人想看变|态劫匪对我普做奇奇怪怪的事情吗……
电影里Smith各种打我普,威胁我普,还把他腿给弄伤了…拍了他的脸颊,最后死前对我普说的那句话可以脑补各种同人文…

2、忠奸人/Donnie Brasco
黑帮头头Lefty x 卧底小跟班Donnie Brasco

电影里超超超gay
Lefty总是教训普子,普子各种不服但还是憋着XD
很很很关心他
两个人常常吵架
他对Donnie说过" I love you."
捏他脸蛋 抱过他 亲过脸颊
但是我tm不明白为什么全网只有三四篇文…
普子在这里超帅的

根据小天使 子非 的提议,加入新cp

黑桑(谁来告诉我英文的桑尼怎么拼) x Donnie

超想写这个,本来在码大灰狼那一篇,但是子非一说我好鸡动呀……

子非脑洞:黑桑利用老左的性命威胁唐尼让他滚回来

然后暴怒之下各种惩罚(⁎⁍̴̛ᴗ⁍̴̛⁎)pwpwpwpwp

我一定要写!这!个!

我要写枪管play别拦我

还有他用来取得黑桑垂青的那艘船,The Left.

想看他们在上面各种不可描述


3、独行侠/ The Long Ranger
逗逼爱耍酷(其实有点土)的独行侠Ried x 印第安神神叨叨一脸油漆野人Tonto

迪士尼又一基佬神作
就是想吃到Tonto被Ried洗干净脸然后按到床上(或者别的地方)做不可描述的事情的文

4、龙虎少年队/21 jump street
Doug x Hanson 或者别的什么male x Hanson

ao3已经把Hanson折腾的够惨了…动辄就gangbang…让习惯hentai的我也留下了心(xing)疼(fen)的泪水
想看国内大佬写文

5、墨西哥往事/Once Upon in Mexico
流浪歌手El x 中情局探员 Sands

永远也吃不够的一对
感觉能被桑德兹吸干……
我爱bitch

想让他被别人操控但是各种不甘心最后来个血腥复仇

6、第九道门/ The Ninth Gate
??? x Corso
Lucifer x Corso (还是子非小天使提供的cp脑洞)

这么美丽的衣冠禽兽没人c???
巴比伦娼|妇性格挺有感觉的,然而不萌bg
那个boss老头无感
浪费浪费

可以脑补一个律师来和Corso打官司把他拖到个人资产冻结的问题里,估计高素会气急败坏抽更多烟吧
然后律师就趁火打劫要求Corso和他发生py交易
Corso各种生气砸东西但是每周都准时去律师家给c


讲真我还挺喜欢撒dan教教义的

我这历史白痴写不了长篇,哪个大神来写写吧求你

如果是中篇我会写一个伪前传AU

Lucifer来人间,然后他如何对高素产生好感(?)又如何最终选中了他

然后大概会写个春梦pwp吧

来了一发的Lucifer很满意(滑稽)“就是他了”

我是多黄暴…脑子里天天就是pwpwpwpwp



7、秘窗/The Secret Window
??? x Mort (经小天使 @芥央 提示加入cp➡️)Ted x Mort


内心里我是拒绝自攻自受的…因为都是虚的…

同:这么软萌的小作家真的没人来欺负一下吗?
外网好像超喜欢写原创女主xmort…是不是为了安抚小作家

脑补一个心理医生融合了小作家的两个人格……但是却忍不住伤害了他的小菊花2333
心理医生可以得到:受伤的mort;崩溃的mort;哭泣的mort;黑化的mort;两个性格融合的mort
另外还有束缚带play;肌肉松弛剂play

Ted x Mort

那么问题来了:怎么能让隔壁老王,NTR了小作家的Ted搞Mort搞得合情合理x呢?

可以写Ted没挂逃回去了(这里就是和电影有出入了)如果觉得不爽他可以来个疤痕或者后遗症什么的……

Mort人格还没完全消失,很纠结要不要去自首,最后他肯定没问题出来了因为他被鉴定为精分,根据美国xx州法律需要接受治疗但是不用去监狱,加上他强大的助理最后他就在精神病院待了一段时间就回来了。

Ted特别恨Mort,认为他是个杀人犯必须进监狱,精分什么的必须是他装的呀。他决定收集证据于是开始了细(bian)致(tai)的跟踪和偷窥(照相机),但在这过程中他竟然被Mort的孤独、痛苦,以及那种仿佛与生俱来的脆弱所打动……


8、Benny and Joon/邦尼和琼


Benny x Sam (怎么感觉这cp有点儿变态)

其实我超爱女主的(认真脸)但是让我们来看看这对cp怎么才有可能发展


我的脑洞是这样的:接电影—Sam和Joon两个小天使一起生活,Joon还是偶尔会犯病,一般来说Sam就会给Benny打电话并安抚Joon,之后两人一起送她去医院。有一次由于一些原因Joon弄丢了一幅画(Sam的肖像画,她准备当结婚礼物送给Sam)Joon很着急,Sam想起来白天看到钟点工扔到了垃圾箱里(也不是很远),就出去找了。然而Joon突然发病(别打我我爱女主)Joon跑下楼发生了车祸(狗血…)挂了……

Sam回来后看见Joon倒在地上(肇事司机逃逸)吓坏了,赶紧送她去医院并给Benny打电话,可是Joon已经……

Benny极其悲痛并认为这一切都是Sam的错;当机立断地打了Sam一顿(;´༎ຶД༎ຶ`)Sam什么也没说只是一直低着头,浑身发抖。

之后的日子越来越难过,Benny开始酗酒,对Sam冷暴力和嘲讽,Ruthie看不惯Benny的低迷,在一次争执后决定离开他(两人也没结婚),她可怜Sam想带他一起离开,Sam拒绝了她,对Joon的思念和愧疚让他坚持留在这里。

Ruthie走后Sam认为马上Benny会把自己赶走,但是Benny很矛盾,他在Sam身上看到许多Joon的影子,这让他时而感觉Joon的气息如此真实。但是他还是极其厌恶Sam……

之后就是虐心路线了,有点儿晋江文套路??最后肯定是HE。BE感觉没什么水平。


9、Sleepy Hollow/断头谷

无头骑士Horseman x 少女萌侦探Ichabod

长篇梗:

女主生病去世(…)(我对不起你女主)

相似的诅咒降临到一个村庄,也是无头骑士乱杀人啥的。上级派有经验的伊卡布去解决。

伊卡布去了那个地方,然后blabla的剧情,主要是为了后面的全垒打嘿嘿嘿。

太长了好麻烦,短篇:

女主没去世。(终于!)

伊卡布自己去了村庄,诅咒好色情啊horseman忍不住了撸(?)起小侦探就跑

强行把小侦探这样那样了七天七夜,各种play

小侦探吓傻了(脑补抓被子躲墙角)

最后小侦探凭借机智解开了诅咒(horseman前世老姘头的诅咒,以我的恶趣味肯定借机来一发女装play呀,仪式什么的)

然后horseman一脸懵逼地从种马恢复成性冷淡(?)要杀了侦探抹掉黑历史

小侦探吓尿了连滚带爬跑回伦敦

超委屈躲在女主怀里哭唧唧


10、Into The Woods/魔法黑森林

??? x 大灰狼

詹胖胖演的面包师杀死了可爱的普普大灰狼…

不过面包师有老婆了而且詹胖胖的颜不是我的菜ε-(´∀`; )

大灰狼这种可爱到逆天的生物当然要让他哭唧唧啦

正在用猎人萨日狼XD

攻的性格像 燃情岁月 里的布拉德皮特——野性、自由。

然后就可以愉快地训狼啦~不写童话AU的话估计只能是主人➕宠物 文。但是我普的形象不是真正的狼,只是有可爱的爪子、耳朵和尾巴,真让人害(xing)怕(fen)


ps:谁来告诉我怎么日 寻找梦幻岛 和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里面的高颜值美味普

没cp啊……前者就和几个老头说过话 后者就和几个小孩说过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