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的中央

中了Johnny Depp的毒。

28号(可能)开始写~
因为之前的肮脏罗曼史写的蛮仓促的……有许多地方没写好,如果,我是说如果写的话我一定认认真真地写完QVQ

【萨杰】Filthy Romance 肮脏罗曼史 第十章 完结

第十章:

Salazar是在清亮的诵读声中醒来的。

“我依然爱着四月的风信子,
当你的双手祈祷般,
游曳在我的脊背;
当我的唇,
向神明祷告以亲吻;
当我在你雄伟的阴茎下,
忏悔——
取我口中之蜜,
亲吻烈火中的浮冰。”

Salazar在这肮脏又圣洁的诗歌中睁开双眼。金色的阳光如丝般亲吻着梳妆台前的男孩,他停下了诵念,拿着炭笔的手顿一顿,扭头望着坐在丝绸被上的男人。男孩一只眼在黑黑的阴影中亮如勾人的妖精,另一只眼还未涂抹,美如月下鲛人的泪珠。
Salazar被这种美中的矛盾所吸引,被这种矛盾下的美所蛊惑。他的男孩儿画好眼线,穿着被不知从哪里翻来的旧衣服,笑嘻嘻地说,“早啊,猛兽。”他涂了口红的双唇性感地向下撅起,长发散落在肩。
他扬了扬手里的信,对着海军露出一个轻佻的微笑,在那空缺的信纸上落下一吻,转身跳下了窗台。

FIN.
—————————————————————



终于写完了我的第一篇同人文。
娇妮生日快乐。
有隐藏剧情哦,但是我懒得写了,可能有人能看出来一些端倪……
我还是写不出骚断腿的诗,为了保持诗的美感……不敢太骚。
诗其实暗示原著,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
亲吻烈火中的浮冰其实就是亲吻丧生于魔鬼三角洲 真·火海的dead man Salazar。前面的guilty自然是因为Jack finally killed him.

隐藏剧情就是……那个毛巾其实是Jack故意丢给老萨的,老萨认出来的字迹其实是Jack自己写的…(不然他也认不出来)(所以小麻雀飞走的时候其实是偷了一个蛮重要的东西XD)这也是偷东西的最高境界了吧23333让被偷的人主动找到他,从而偷到藏宝图(或者别的什么随身携带的东西)

最后小麻雀亲吻信函可能是提醒/嘲讽 老萨的迟钝(Jack:你没发现我bug啦dickhead~)
也有可能是告诉他:老子我有点儿心动哟(毕竟你diao大)(误)


对…一切都是麻雀的阴谋2333不然你们真的以为麻雀屁股这么好吃到:P

【萨杰】Filthy Romance 肮脏罗曼史 第九章
依然是车… NC-17 慎入!!

今天争取完结。

【萨杰】Filthy Romance 肮脏罗曼史 第八章

水手们,右满舵!飙船啦!
NC-17 ⚠️慎入!!!

【萨杰】Filthy Romance 肮脏罗曼史
第五章、第六章
滴———上🚗咯~

【萨杰】Filthy Romance 肮脏罗曼史 第四章

啊…好不容易写完了剧情…我觉得这个速度更简直是累die我……下章就是车了……大家想看什么play呢~~(望天)以及谁来告诉我Salazar的全名…


第四章:

“啊…海军先生。”Jack被Salazar提着领子勒醒,他笑嘻嘻地把双手举过头顶,露出谄媚的笑容,“您有什么事吗?”
Salazar对这油滑的语气感到一阵恶寒,他打量着这个穿着破烂,举止怪异的小乞丐,还是对安吉莉卡的出轨难以置信。他往乞丐身下一看,他根本就没穿裤子!只穿了一件宽大的罩袍就敢跑出来喝酒,这让Salazar替他感到羞耻,同时提醒着他未婚妻的背叛。他心头的怒火再次燃起,他把Jack的破烂行头扔在他身上,用剑指着他的脑袋,不屑地说“渣滓。穿好你的衣服,然后死在我的剑下。”
Jack接住衣服的手顿了顿,飞快地提上裤子。他茶色的眼珠转了转,赶在海军的剑削掉自己脑袋之前大声地说“我还没穿好!”
Salazar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等了他20分钟——只是为了编那头愚蠢的辫子。
在这期间小麻雀的嘴一直没闲着:
“海军先生,请问您为什么要杀我?”
“我知道您可能恨我恨得牙痒痒,但是我…我的仇人有点儿多,我实在记不得什么时候惹到您了……”
“好吧……您好歹告诉我您的名字吧。我总有权利知道自己是死于谁的剑下……”

"Captain Salazar"
“萨拉查上将?!你是安吉莉卡的未婚夫?”小麻雀惊叫道。
“渣滓!你不配提安吉莉卡的名字!”Salazar顿时怒火攻心,恨不得一剑戳烂小麻雀单薄的胸膛。
麻雀胆怯地朝后退了几步,后仰身子谨慎地说“事实上…据我了解,你们只见过两次面。”
海上屠夫的脸变得赤红,他仿佛被人戳到了痛处,立刻咆哮着辩驳道:“那又如何?!我十分爱她!我们每个月都要通信两次!我们的爱意隔着海洋也能传递!”
小麻雀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随即又赶紧捂住嘴以免面前的人割去自己的舌头。
“实际上…安吉莉卡根本就不喜欢你。你们也从未通过信,她早在十个月前就出海航行了,那应该是你们的最后一次见面。”小麻雀说着说着又恢复欢快的语气,仿佛忘记自己的小命还在别人的剑下。
“你个满嘴谎话的烂麻雀!安吉莉卡一直都深爱着我,她的信充满真情……”海上屠夫说着仿佛陷入了一种哀痛。
“呃…虽然有点儿不好意思,不过,那些恶心吧唧的信……是我写的。嘿嘿……”麻雀露出一个有几分得意而又小心翼翼的笑,让Salazar想要撕烂这张满口胡言的嘴。
Jack看海军没有杀他的意思,继而说到:“安吉莉卡是我的朋友,我为了她的自由和安全就想出这么一个办法……”
Salazar已经听不进去聒噪的麻雀说的是什么了,他只意识到自己的爱情原来是一场骗局,可笑的是,这场骗局中他这个受害者根本找不到发泄的对象和理由。
那些热情奔放的话语,那可爱的字迹,甚至那唇印…那唇印……那唇印?
Salazar突然想起来那条带唇印的破毛巾,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Beloved Jack Sparrow. By Angelica Teach. "
他怒极反笑,对着麻雀缓缓地说"Beloved Jack Sparrow"……
麻雀摸了摸自己挂毛巾的腰带,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
酒馆里传来Jack杀猪般的嚎叫,他灵活地在桌子上窜来窜去,躲避着海上屠夫的剑影,累得满头大汗。
Jack一横心,转身扑向Salazar,海上屠夫措不及防,回神立刻把剑刃放在麻雀的脖子上。
突然,他眼前一暗,小麻雀胆怯的俊脸在面前放大,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小麻雀灵巧的舌头钻进Salazar的口腔,一股清新的朗姆酒味道弥漫在唇齿间。
Salazar仿佛被他的气味所蛊惑,双手渐渐环住Jack细瘦的腰,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大概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两个人在老板浮夸的咳嗽中回过神,脸都红得像苹果一样。
Jack尴尬地笑了笑,轻声说:“我不喜欢安吉莉卡,尽管她向我说爱。那条毛巾是她留给我的礼物。”
Salazar心跳如鼓,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是那双明亮如星辰的眼睛仿佛有魔力,让他感到四月的花在此刻,全部开了。

【萨杰】Filthy Romance 肮脏罗曼史 第三章

我觉得我能把一切脑洞扩容写成长篇……
自己累死自己的典范……现在两个人终于见面了……什么时候…我才能开上车呢TAT
女装Jack注意⚠️@二深 凑合看吧……我放弃各种bug的修改了……TAT
第三章:
Salazar感到麻木,这一天他还没有踏进家门,就已经经历了几场情感大戏,而且男女主角都已不见,美丽的安吉莉卡和更美丽的杰克双双消失,而他却还要想尽办法把给他带绿帽子的小淫贼捉回来,再给他一个体面的死法:死于海上屠夫的剑下。
他一直是一个专一的男人。
他现在还记得俏皮的安吉莉卡给他的充满爱意的回信,是那样的大胆、露骨又惹人怜爱,她总是这样开头:“致我那令一切海盗闻风丧胆的英俊潇洒的夫君:”接下来颇诗人才华与好色本性的安吉莉卡就会用八音部抑扬格写一首充满性暗示的风骚入骨的诗,让他在摇晃的船上硬得宛如一颗滚石。
Salazar想到这里觉得脸颊如火烧,一同沸腾的还有他对Jack Sparrow的怒火。
他戏谑地看着前方的戏台,说真的,他还从未听说过“色情舞台剧”。据说他的仇敌扮演淫荡的朱丽叶,他感到好笑,这剧院里居然座无虚席,难道大家都爱看一个肮脏的男性乞丐在大庭广众之下扭他的屁股?

Jack看着自己身上艳丽的长裙,终于感到了一丝危机感。他对着小Tobby眨了眨眼睛,可爱的像一只美丽的小鸟。然后这只鸟就扭着腰提着裙裾施施然地离开了牢笼,看守头一次见到如此乐观积极的受害者,不禁目瞪口呆。

"My only love springs from my only hate."
当那个淫贼Jack Sparrow低垂头颅说出这句Salazar听过多次的台词时,他纤长的睫毛像维纳斯的吻一般落在Salazar的心头,Salazar被那种圣洁的美所击中,竟感到难以呼吸,一定是这该死的灯光和这不男不女的扮相蛊惑了他!
剧情推进的很快,“饥渴”的罗密欧(原来罗密欧是一个长了满脸雀斑的姑娘)抓住了朱丽叶的肩膀,把“她”向后推去,朱丽叶脸上流露出欣喜快乐的神情,修长的双腿盘上罗密欧的腰肢。观众开始吹口哨,甚至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脱裤子的声音。Salazar紧紧攥住拳头,仿佛下一秒就要冲上舞台推开那女孩儿。
这是,突然有人大喊:“啊!!!着、着火啦!!!”
观众顷刻间陷入慌乱,Salazar向上扭头,不远处一盏灯点着了二楼的幕布,横梁变得焦黑,人们纷纷逃窜。
Salazar猛然回过头,舞台上的朱丽叶不见踪影,只留下一件美丽的长裙。

终于,Salazar找到了Jack。现在Jack的脑袋瓜被Salazar按在酒馆的墙上动弹不得,而这个冒牌朱丽叶本人却早已醉得神智不清,他又恢复了一身破破烂烂的打扮和妖娆的烟熏妆,要不是Salazar指头摁在他头发里干净柔顺的感觉,他真怀疑刚才的闹剧只是一场梦。

【萨杰】Filthy Romance 肮脏罗曼史 第二章

第二章:

Jack蜷缩了一下,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被绑得结结实实,两个犹太人正在用他听不懂的语言吵得不可开交,他试图移动身体,被其中一个犹太人发现后从地上拽起来。Jack发出唔唔的声音意示对方把他嘴里味道怪异的破布拿出来,在嘴唇得到解脱后他张着嘴大口喘气,一滴涎液从他的口中溢出,流过他精致的下颌,这令他看上去有一丝诱惑。
两个人停下了争吵,直直地看着他,然后用海盗发现金子般的贪婪眼神相视一笑,慢慢地向Jack逼近……
Jack依稀想起来他和两个犹太鬼佬称兄道弟故事,仅仅用一本旧约、手臂上的疤痕(天知道它们为什么是那个形状)和喝醉时的胡话,他就令他俩相信了伟大的Jack Sparrow船长悲壮而富有传奇色彩的宗教朝圣之路,以及船只受损经费不足的事实。
他在心里悲叹一声,想起了Daddy的话“Jackie,永远,永远不要欠犹太人半个先令。”刚准备张嘴谈判的Jack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他再次醒来时浑身被剥得赤条条锁在笼子里,手上的绳子换成了无法挣脱的铁链,他被一阵阴风吹得汗毛倒竖,本能的觉得不妙,一转头,一群比Jack还要脏(这真是少见)的小孩儿在另一个牢笼里安静而好奇地望着他。
他清了清嗓子,翘着兰花指开始了自己的演讲。
几分钟后他得到了一个戴着花纹的裤衩和有蝴蝶结装饰的紧小上衣,聊胜于无,哦,还有他们对他的信任。
名叫Tobby的小男孩提前告知了他的命运:“这个笼子里曾经住进来过许多漂亮哥哥,但是他们在穿上漂亮裙子之后就都没有再回来过。”


Salazar觉得宛如遭到雷击,说真的,这让他感受到了即便是亲手杀光100个海盗都无法平息的怒火。
好在那个乞丐在这条街上的臭名足够响亮,他沿途了解了不少关于他的事情,还被迫听了他“肮脏的东西”、“杀千刀的小偷”、“欠我钱的酒鬼”等骂名,众人对他的唾弃没有让Salazar觉得怒气有一丝舒缓,事实上,要不是看他在他体面的制服的份上,他甚至觉得自己会代他挨上两巴掌。
最终,在他对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女孩儿(不用说,Jack那肮脏的罗曼史的受害者之一)发火之前,他看见两个犹太人抱着Jack破破烂烂的衣服和头饰走进了当铺。
他跟随两人走进去,却在他们的对话中惊诧地发现Jack已经被卖了个好价钱,但是他们亏损的更大(天知道为什么)。
Salazar清清嗓子,礼貌地表达了自己愿意花钱买下这些衣服,并且委婉地暗示他们告知自己Jack目前所在的地方。

【萨杰】Filthy Romance 肮脏罗曼史

Filthy Romance
Salazar/Jack
分级:目前尚不明确…

序言:

跨阶级之间的爱是无私的、无穷的、甚至是富有诗意的。


第一章:

在阳光普照的西班牙,小巷蜿蜒如少女的裙摆,拐角处四仰八叉的醉汉和美丽的计时女说明了这是一条为贫穷而生的街,性和犯罪在这里如同孩子们快活的口哨,响亮大胆地驰骋。
但Salazar永远也无法感受到这种快乐,在他眼里,市井——市井永远是醉汉们有失体统的逃窜,步伐里的勇气不如一只老鼠;是妓女们用摇扇遮住的半张脸,眼神里堪比良民般的警觉与克制;是人们如木偶般漆黑的仰视,肩章和制服是他们唯一屈膝的理由。
所以Salazar不爱市民,他只用血和枪爱国家和人民的概念,十年海上生活,他的话不比胸口的弹痕多,这一点儿也不像他那死去多年名声却依然活在上流交际圈的父亲和把同情心当作胸针别在领口的母亲。
他很少上岸,少到甚至需要纡尊降贵地向路人打听大名鼎鼎的Salazar上将宅邸何在,以免摸错回家的路。
他用三个先令换取了一个瘸腿面包师的指引,却不料走进这样一条肮脏的街。这里的妓女简直比海盗头上的跳蚤还要多。


一个醉醺醺的年轻男孩儿趴在木桶上。他的衣服破破烂烂,头饰却杂乱得可笑,他的手腕垂着,修长的手指紧紧攥住一个空酒瓶,另一只手划水般在空中飞舞着。他的身体看上去如此美妙,像天使的羽毛般轻盈纤细,又像战神的弓箭般充满力量,他挺翘的臀部晃动起来宛如盈满罪恶的酒杯,让眼花的流浪汉一边摇头一边直咽口水。
他晃悠悠地扭动着身体站起来,嘴里念叨着“安吉莉卡”,皱着眉努力睁大涣散的眼睛,裁缝店的女孩儿同样用小鹿般的眼睛望着他,他那画着眼线的眼睛却粘上一个妓女高耸的胸脯,像闻见肉味儿的苍蝇一样跌跌撞撞地往前扑。
那个妓女显然认识这个男孩儿,她气急败坏地揪起他的耳朵,“安吉莉卡?!上一次我听到这名字还是在你Jack Sparrow对着我发誓根本不认识这个女人的时候。”叫Jack的男孩没骨气地叫唤着,darlingdarling地嚷个不停,他摇了摇脑袋瓜,口吃不清地嘟囔“这次我一定给你舔舒服了再……”周围看戏的人发出一阵哄笑。
妓女怒不可遏,红色爬上她的颧骨,她使出和隔壁小婊子撕逼的力气狠狠地扇在Jack的脸颊上,男孩儿发出一声哀嚎,却依然不能安抚妓女头上可怖的青筋。她左右看了看,拽着男孩儿的领子走出人群,夺过他手中的酒瓶(倒也费了一番功夫),狠狠地砸在那满是脏辫的后脑勺上。


Salazar总算见识到了底层社会的人们泼辣的性格,那个头上还在汩汩冒血的漂亮小乞丐是这条街上唯一对他展露笑容的人,但是这令人炫目的笑容持续了几秒,他就被两个犹太人拖走了。
他惋惜地摇摇头,灵敏的耳朵却捕捉到了小乞丐嘴里一个熟悉的名字“安吉莉卡”。安吉莉卡?!他那可爱的未婚妻就叫安吉莉卡,他们俩已经有十个月没见面了。他正疑惑着,军靴踢到了一个烂毛巾,上面是他可爱的未婚妻那独特的字迹“Beloved Jack Sparrow. By Angelica Teach."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鲜红的唇印。


@二深 第一章…我直接发了……欢迎捉虫~😝